高空作業平臺租賃能否采用共享或專車租賃模式

行業資訊互聯網2017-06-15 10:33打印

2017年來了,而互聯網世界早已一片雪白。北京的摩拜已經打不開, ofo也已經消失在城市想用就是用不到, Hellobike、小鳴、優拜、騎唄、小藍……終于在2016年還沒結束的時候湊齊了 “彩虹家族”。 用戶在使用時,通過移動 App 輸入車牌號或者掃取二維碼即可獲得單車密碼解鎖,并可以 將車騎去任意的地方,隨時停放。

在當每次看到鋪天蓋的專車租賃我就會透過現象看本質,認為專車租賃的目的就是變相融資,專車只是融資的載體。如果把專車租賃這個市場游戲十等分,我想應該是租賃業務占1,管理業務占3,后期的投資業務占6。工程機械租賃市場目前的難題是遭遇著既充分又貧瘠的市場競爭環境。一方面設備租賃市場的租金價格戰相當慘烈;另一方面,市場經濟應有的誠信原則又非常稀缺。很多設備租賃商疲于不斷墊資,喪失了對自身現金流的有效掌控。

設備租賃領域有沒有可能在向客戶提供大幅度讓利的基礎上,要求客戶必須將租金提前支付,且可以像專車或者共享單車APP那樣,如果能提前預支的愈多,則返利幅度就愈大。

記得房產大亨潘石屹和電商大亨劉強東對話時說:“價格戰是市場的本質,市場競爭最怕的就是天下太平。中石油和中石化就基本不搞價格戰,他們搞壟斷。”

競相讓利、充值返利就是專車租賃企業之間的價格戰,但他們價格戰的前提是“先付錢”,而且是超前回收租金。也就是說客戶為了獲得優惠最大化,先得將更多的錢交給專車租賃公司,即未消費先付錢。

中國高空作業平臺租賃領域率先實現該模式的可能性較大。不斷發生的高空作業安全事故,迫使高空作業安全法在中國的落地只是早晚的事,高空作業平臺的租賃從生產資料向生活資料的演變也是大勢所趨,所以說高空作業平臺租賃也最有可能形成“忽如一夜春風來,千處萬處平臺開”的市場景象,使之成為與專車租賃最近似的模式。 對包括高空作業平臺在內的所有工程機械租賃而言,這種更高層級的技術門檻,將會加速行業的整合步伐。很多“靠天吃飯”和憑借“簡陋網絡”贏利的個體戶,將逐漸被迫退出,或被更有實力的租賃公司收編,成為規模化租賃集團經營網絡的一

個“點”。趕集網發布的《2014年O2O自由職業者分析報告》統計,專車司機平均稅后收入8509元,超過白領收入最高的城市上海,而有的服務優異的專車司機,月薪更是會超過2萬。就像那些以自己的車加盟專車隊伍的人一樣,他們不再為尋找訂單發愁,還可以依靠自身的優質服務領取豐厚的報酬。在設備租賃從業者付出和收入越來越不成正比的環境下,這種路徑必將會加速。

再看工程機械設備租賃,隨著設備保有量的不斷膨脹,設備租賃市場的話語權也逐漸由出租方轉移至承租方。如果說銷售層面不斷拼殺的“零首付”導致了制造商債權壓力的雪上加霜,那租賃層面競相攀比的“零首付”則讓租賃商的資金鏈步履維艱。 我最近就一直在想,我們高空作業平臺租賃行業能否采用專車租賃或者共享單車的一些理念呢?

設備租賃行業的兼并整合,會不斷提升規模化設備租賃商在市場上下游環節的話語權,大量的整機與零配件采購,能迫使制造商給出最大幅度的讓利空間,從而大大降低租賃商的經營成本。

市場上下游談判中的話語權,一旦遭遇良性現金流,鍛造出的是絕對核心競爭力。這種核心競爭力,正是化解設備租賃公司上市難的有效抓手。

無論是專車租賃,還是設備租賃,既然都屬于租賃,就一定具有租賃的共性。即,都屬于服務業、都為資金密集型行業、都必須從管理要效益、都要學會利用資金杠桿來贏利。